QQ: 2670376698

电话: 400-661-9929

官网: www.ivytalksoft.org       

《守菜》-吉首大学张家界学院

/Skin/zjj/images/logo.gifhttp://192.168.220.5吉首大学张家界学院吉首大学张家界学院 《守菜》-吉首大学张家界学院 教学机构>> 文艺法学院>> 澧水河畔 《守菜》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05日   《守菜》李琴离村不远处有一块菜地,面积不大,黑质土壤,村里人都说这块菜地是祖上留给后大们的上水好地。每户人家按照规矩分得一分二分,各种各的,互不干系。乡下人皮糙,就连胃也成了铁打的,着实不讲究入胃的菜肴好坏。菜园里的菜品随季节来,种啥得啥,得啥吃啥,得多吃多,得少吃少。哪家哪户在播种时多抖了抖种苗的手,菜就会有多,菜多时也会分些给东家的阿婆西家的阿爹。起初只权当行个情面,后来因为阿婆或是阿爹还情时少给了一根葱或是一棵苗,日子一长,到底还是生了嫌隙。村里人好面子,嫌隙不便拿上台面上来讲,就都偷偷记在铜币大的心眼里,逮着东家西家的一点毛病不肯放过,口角也就渐渐多了起来。于是各家各户都不约而同的催促自家男人削尖了竹竿子在自己的一分两分地旁扎起了篱笆,你一片我一片都把菜地隔了起来。远远望去,那块本就不大的菜园上横七竖八的架着竹竿、围着篱笆,滑稽得有些怪异。竖在两旁的篱笆可以挡住人,却挡不住村里人愈发强烈的怨恨。宁静的村子被二毛家的女人那“叭叭叭”的清脆的拍屁股声打破了。听二毛说自家菜地里的葱不知何时被人拔了一沟儿,他家总共种了一沟半,葱的长势特别好,绿油油的身肢挺拔,甚是惹人喜欢。二毛本指望着这一沟半葱能细水长流的吃下去,却忽然被人拔去了整整一沟!二毛强忍着怒气,可二毛女人死活咽不下这口气,火气一上来就拍拍屁股冲到街上去了。那两瓣厚厚的嘴唇中飞出一口唾沫,两脚一跺就骂起娘来了。二毛女人从村头一路骂到村尾,骂了半日,见没人理她,也就渐渐平息了。第二天,老牛家的韭菜也被人撅了,被撅了的地方露出了光秃秃的屁股。菜园被践踏得很彻底,深浅不一的脚印还在,那一团嫩绿却一根也不剩了。老牛家的女人是村里出了名的“辣货”,平日里泼辣刁钻惯了,方圆几十里没人敢招惹她。白日里扛着锄头下地干活的硬汉子到了夜里家家关门闭户时都会特意“教育”自己家的小媳妇儿,让她们当心着老牛家的女人,不要撞上去触了辣头。这“辣货”提着自家的洗脸盆在村里骂,先骂个鸡鸭狗杂碎,后又骂个坟堆里贱埋着的野骨头,骂得响亮而又热烈。惹来一众打着赤脚、挂着青绿色鼻涕的小毛孩儿围观。可她骂着骂着也不骂了。第三天,爱国家菜地里的油菜又被人糟蹋了。爱国女人柔软,嫁到这村里的时日还不长,第一次遇见这样恼人的事情,老实巴交的爱国女人不会骂人,一张秀气的脸胀的通红。可她实在气不过,不会骂人就去请邻居三寡妇给她“上了一课”,现学现卖的爱国女人跑到村口天上一句地上一句,头上一句脚下一句,杂七混八的胡乱骂了一通,过了一会儿,骂累了也就不骂了。此后,各家的菜都有被偷的,时不时少几棵,日子愈长,人们脸上紧绷着的怒气也愈发浓厚了。不知是哪户人家起的头,暮色刚下,菜园里闪过一道人影,手上拿着的塑料薄膜发出稀稀拉拉的响声。塑料薄膜就着空地一铺,人影就压了上去。到了第二夜,加入“守菜”行列的人暴增,菜园子里横七竖八的人躺着,场面实在壮观。可这“守菜”实在像是一场心理攻坚战,一有风吹草动,菜园里守菜的人们就都悄悄睁开眼帘装作不经意地瞥瞥四周,然后又见自家菜园里的菜“安然无恙”就又都默契地闭上眼睛装睡去了。夜深了,隔壁菜地里传来了液体滴答流入泥土的奇异响声,人们又立马睁开眼睛,站起身后发现邻居男人正在给自家土地施“有机肥”,那奇异的声音是撒尿的声音。被吵醒了的人又不甘示弱,站起身来三两下就解开了裤腰带当即“演奏”了一场“菜地交响曲”,哗啦哗啦的撒尿声此起彼伏,菜园里一时竟弥漫着久久不能散去的尿骚味儿。到了下半夜,尿骚味儿才刚散去,东边传来一声咳嗽,西边紧接着就会传来“咳咳”两声,南边北边竟也都咳嗽了起来。原本在菜园里栖息着的野物也都因为不习惯“热闹”悄悄搬了家,这菜园子,确实是太“热闹”了些……日子就在这紧张的心理攻防战间一点一点过去,菜园里的菜也因为得到了精心照顾长势格外喜人。清晨,人们从菜园里摘了新鲜的蔬菜运到东边或西边的集市里去卖,口袋里叮当儿响的硬物也愈发多了起来。可时间一长,村里的人们掂量着赚来的几个铜子儿又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心里感觉不到快活。夜幕和平常一样拉下了它漆黑的脸,新一轮的“守菜”攻坚战还在继续。这天夜里,不知从何处吹来的风带着淡淡的香味儿,菜园子里守夜的人们都闻见了这香味儿,翻来覆去恁是睡不着。“这怕莫是谁家娘儿们新买的面霜?这香味儿好像在哪儿闻过,大概就是用洋猪油炼成的吧,俺见过城里的时兴女人摸过,涂在脸上脖子上……”二毛家的女人砸吧砸吧厚嘴唇在心底把这缕香的前身后事都想了个遍但就是没开口说话。一来碍于脸面,二来自己才当着街骂过人家的娘实在不好这时候低声下气主动开口搭讪,二毛女人觉得这时候不说话才是不“掉价”哩!老牛家的女人在心里寻思着这香,半晌过后又点点头认定这就是山后头野花绽开了,那是一种细细小小的野花,开的花很少人见,但她见过。老牛家女人“辣”劲一上来张嘴就想向菜园里躺着的人们介绍这罕见的野花,话都冲到喉咙里来了,半晌后又还是压了下去。自菜园偷菜风波过后整个村子里的人已经不再来往了,白天见着面了,熟络一点的点个头示意,不带血缘关系房子和房子又间隔了有些距离的碰上了权当不认识,尴尬着就糊弄过去了。天还没黑透,村里清白的人不愿意白听人骂街早关上门躲清闲,不清白的人躲亏欠,总之是都紧紧拴着自家的大门了。久而久之,夜晚的守菜行动就成为了村里人最“亲密”的联系了。起初,守菜的多为家里的男人,每家每户派出自家男人守菜。时间久一些,守菜的男人们厌倦了在菜园子里过夜的日子,菜园里便又多了许多女人。白日里喜欢七嘴八舌谈论是非的女人们又觉得的菜园里静得令她们心生躁意就也不愿意再去守菜。那天夜里,三寡妇家的五岁孩子细儿的一阵哭声打破了菜园尴尬的氛围。细儿圆圆的脑袋抬着正对天,哇的一声哭的撕心裂肺,躺在地里面的人听到哭声来不及细想就都朝细儿和三寡妇睡着的地方冲去。“细儿怎么啦?”“伤哪儿了吗?可怜的孩子哭成这样!”……三寡妇怀里搂过哇哇大哭的细儿,红着脸对大家说:“没事没事,这瓜娃子做梦梦见吃腿把子,嘴一馋,狠狠咬到了自己的舌根子这才哭了起来,不碍事不碍事……”三寡妇话音刚落,大家伙就哄笑了起来。整个菜园子如同炸开了的油锅,细儿的这一声哭闹打开了人们的话匣子:有谈论自家庄稼长势的汉子,也有边笑边捂嘴的妇女正谈论街头摆着的新样式的布匹和肥皂,老人们摇着蒲扇坐成一堆开始谈论自家刚学会走路的小子腆着肚子吃馍馍的可爱模样。这夜,菜园很是热闹。但这热闹确实与往常的热闹不同了。天空才露出一丝鱼肚白,人们就都带着自家伙计冲入菜园里开始采摘新鲜蔬菜了。只是这次采摘的蔬菜不再运往东边或西边的集市,却都整整齐齐的一棵一棵码放在了每家每户的门前。篱笆不知是何时撤掉的,横七竖八的竹竿也不见了,可“守菜”却一直进行着。菜园里荡起的波浪再也无法使们心中泛起一丝涟漪,日子也越过越红火了。 点击数: 【字体:小 大】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读平凡的世界有感》[ 07-05 ] 下一篇:《盼春归》[ 07-05 ] 栏目列表 网站首页 校园新闻 学院概况 招生就业 合作交流 校园服务 党群工作 影音在线 教学机构 管理机构 网站统计 查阅网站在线详情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 2002-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吉首大学张家界学院 版权所有 办公室电话: 0744-2200500 招生电话: 0744-2116316 / 0744-2116376

来源:http://zjj.jsu.edu.cn/Item/14723.aspx

(以上内容来自我们搜索引擎的结果,不代表 www.ivytalksoft.cn 的观点)

客服QQ: 2670376698

联系电话: 400-661-9929

 

官网: www.ivytalksoft.org